今周展望…

特朗普上塲剛好一個星期,市場還在摸索他的施政方向:取消TPP;興建墨西哥圍牆;取消前朝醫保等等預期措施外,股市上漲創新高後回落;美元下跌至100以下後亦喘定;日圓亦從113轉弱至115以上;值得留意的是黃金白銀在周五晚上得到支持,看看今周能否在農曆年期間(通常會在中國假期時轉弱)維持年初強勢。

聯儲局將於周中議息,息口不變已經預期,只留意加息步伐的啟示再謀定投資去向,或是會後有透露賣出之前買入之國債計劃(注意:這個可能會是令美息升及美股跌的因素,是QE的還原或者所謂的tapering)。仍然不喜歡在VIX指數持續低迷時拋空股票指數,直至出現沽售信號出現。

另外,特朗普跟普京的電話對話終於發生了,周一晚上RSX.arcx 俄羅斯股票的ETF應該會再升破$22但亦會吸引到不少獲利沽盤的,稍後會再另文詳談我對俄羅斯市場的看法,這個可能是今年會有不少上升空間的市場。

在聯儲局公布議息結果前,預計會是平靜的市場,等待着特朗普公布對中國貿易可能改變政策的x-factor。

風險管理的需要…

之前在(2017年投資展望:你估我唔到?!)中,曾經提到,今年投資者應該花多些時間在評估投資風險,在這裏嘗試簡單介紹一下當中概念。

「風險管理」這個名詞越來越受重視,過去10多20年來,經過了不斷的人為疏忽或錯誤,或是貪婪;或是蓄意而相繼發生的事件:如92年的橙郡破產;94年Kidder Peabody的Joe Jett的假利潤令公司之後被賣;95年霸菱的Nick Leeson令公司破產;98年Long Term Capital Mgt (LTCM)所導致的大額虧損;07年Bear Stearn之破產;08年Lehman爆煲等等,多不勝數。

因為這些不斷的失敗而衍生出(或是加強功能的)一個獨立部門去監察投行及銀行的風險管理,應運而生。投資希望有預期的回報,所要面對有關風險的後果,是可以有一種非常清楚的界定,而得出一個所謂風險回報值。08年還記得某大上市公司向某大銀行買入的i-kill-u-later的澳元衍生產品,就可能係買嘅賣嘅都唔知道發生乜事,只看蠅頭小利,而產生呢個超過20億美元嘅損失。在我眼中,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失職問題,不只是買家,賣家的責任也是非常大。

經常同人講,你放錢出去要算是投資也好是炒賣也好,如果你不知道你所投資嘅真正worst scenario,最好唔好做。亦有人話:我知道,不過呢個scenario我相信係(永遠)唔會發生嘅。是否永遠?正是我們衡量或評估所謂的風險回報值吧!多年來,因為比較保守的投資取向,錯過了不少投資機會,可能是風險評估的錯誤,但亦很少會犯了錯trend以致本金有危險的。大家要記住:留得青山在,那怕無柴燒。

也有些人一聽到做孖展買賣,就如見到洪水猛獸般耍手擰頭,怕陷入無底深潭云云。我聽後往往是不以為然。一個比較簡單的處理,只要了解自己最大的風險承受程度,例如整個投資可以承受10%損失,用50%本金可以把資金槓桿擴大一倍投資,可以令資金能靈活運用。大部分的失敗例子,是把槓桿比率提升到數以10倍甚至50倍,只有2%buffer炒外匯如何晚上睡得好?這方面的經驗,希望將來可以再跟大家詳細分享。

現在講一個簡單「風險管理」方法:拿出自己的資産負債表,列出資產項目(房地產及股票等等)及總額,把可能波動向下的%(例如樓價下跌20%)而得出可能投資逆轉時的新資產值,比較一下借款總額而得出估計淨資產值,如果是負數,現在的投資風險已經不小了。

2017年會是一個醞釀有很多大變動的年頭,大家要千萬做好風險管理,不要被可能出現的金融地震所摧毁。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2017年1月20日,終於到了這個不只是對投資市場,可能是世界上每一個民族;國家,都會有著深遠影響的關鍵時期。

今天晚上10時,美國總統特朗普就職儀式將會開始,預計特朗普於大概午夜前後時段發表演說,記得我之前說這個你估佢唔到嘅投資年代,當我聽到這個題目口號時,我會開始沽美元;美股,買日圓;金礦股。

Good Luck everyone! 🙂

 

為何要投資金礦股?

5Jan 金礦股突破了中提到,GDX.arcx(金礦股etf) 突破了50天平均線,之後能周收其上,然後上周在$23.3-$22 區域横行,等待金銀等貴金屬亦收於50天平均線以上,並在昨晚爆上了。

形態上,短期上升趨勢已經開始了,GDX的上升目標在接近$25的200天平均線,金價如果突破$1220後將會有在$1270阻力目標。不預期星期五晚上特朗普上任前可以達標,但將會以此為下周之短期目標。

這兩周由美元回吐而看到日圓及金銀上升,想必投資者會開始重新檢討美國在新時代的投資風險:

美國新總統措施不明朗,如果總方向是「反全球化」的話,對美國甚至全球經濟展望都應該有負面影響。

中國經濟前景仍然艱巨,在領導人不斷預告經濟增長會下跌的同時,怎樣適當處理房地產過熱;企業壞帳增加;甚至人民幣的貶值問題等等,都是今年不容易處理的課題。

美國通脹似乎開始醞釀上升了,是因為薪金也開始有上升壓力,我覺得美國聯儲局仍然有加息過慢的習慣,這樣會令美國的實質利率維持在低水平,這是對投資貴金屬有利的,而這個亦是現在跟16年初金價上升時比較更有利的條件,所以我相信這一次金價上升的潛力更大。

投資風險提升的同時,投資人較喜歡買保險,我亦如是。估計上半年投資風險應該會不斷上升,買進日圓及貴金屬;以及金礦股將會是不錯的選擇。

可以考慮以下在美國及加拿大上市的較大的金礦股(US$):

ABX Barrack Gold- $17買入,目標$22

SLW Silver Wheaton- $20.50買入,目標$28

AEM Agnico Eagle Mines – $46買入,目標$55

亦可選擇香港上巿的:

2899 紫金- $2.60買入,目標$3.20

1818 招金- $7.20買入,目標$9

如果預計貴金屬上升,較喜歡用金礦股,原因是因為可能的槓桿效應,例如ABX的產金成本約是$850,金價上升時公司盈利將會是倍數上升($1200金價賺$350,$1400金價賺$550,即17%上升的金價令毛利上升了近六成),類似買了金價的call option。也因為金價的波動,以及金礦股的這個槓桿效應,大家投資金礦股時要先做好風險管理,有問題大家可以email研究一下。

利伸:已經擁有以上股票並會繼續持有及可能低買。亦可參考會於以上買入價九折作為初步止蝕水平。

美匯指數(DXY )繼續尋底…

之前提過…

5Jan 跌穿20天平均線102.38,初現弱勢

10Jan 準備死亡交叉,日圓及黃金等避險資產上升

12Jan 在特朗普第一次記者會之前,美元上升後但急跌,顯示了市場為1月20日新總統上台前美元下跌之預演。

昨天早上,在星期一美市假期後,美匯指數50天平均線再度跌穿,先是受英國硬脫歐傳聞而令日圓黃金再度上升,後來因英國首相進一步解釋內容後市塲減少憂慮後英鎊亦回升。比較有重要性的是,美元對日圓昨晚收在50天平均線之下,技術上從10月初開始的下上升浪暫時告終。

買日圓將是短線入市策略,113-114區域是買入範圍,止蝕於115以上。比較保守的,亦可等候星期五特朗普上任講話前後美元或有如12號之短暫上升而沽售美元,以111-109為初步目標。

會另文討論黃金及金礦股之投資策略。

從「橙郡的故事」學習到的神奇方程式,跟香港的房地產市場有關係嗎?

上文提到橙郡的故事94年之前橙郡的投資回報較其他投資人成功的,是因為善用一條reverse floater 的神奇方程式,在低息環境下,得到更大的收益: (12%- 2x 3 month libor) 。譬如說,當94年加息前3m libor 3.3%,收益是5.4%,但是當同年11月加息高峯期時,3m libor 已經6%,就等於是零收入了。

這個利率衍生產品的內在秘密,實際上是買了3倍等值的5年定息國債,再減去2個銀行存款的成本,而你得到以上兩項之和實際得到的回報(最壞是封底在0%)。投資這種衍生工具的關鍵是固定到期日會在5年後,行內叫這種做法「借短放長」去賺取息差,對利率回升的可能性要把握得準確,否則會出現像橙郡這種不利情況。這個「借短放長」策略,也經常運用在銀行的資金部,例如拆放一個月到同業而用隔夜錢拆入或客戶存款去平盤而賺取息差。最大分別是五年及一個月的到期日,到期後再決定延續與否。

跟其他国家如美國;加拿大;英國甚至中國也有定息長年期的按揭貸款不同,香港是很少提供超過5年定息按揭的,按揭貸款利率只是跟同業拆息或優惠利率掛鉤的,是浮動的,理論上是隨時可以改變的。

為什麼在香港利率市場上沒有人願意借出長年期的定息貸款,例如30年,10年甚至只是5年?

這是一個大部分行內人都知道的秘密:因為如果有一天再沒有聯繫匯率的話,大家不知道利率可以去到多高,所以沒有銀行可以提供長年期的定息按揭,我不知道這是否代表銀行也不知道聯滙可以維持多久。

一向以來,香港銀行也善用了浮息利率的好處,多年前已經推出hibor+ 甚至現在有P-封頂的按揭貸款利率結構去吸引更多的按揭業務。在過去多次量寬,港元因聯匯而需要維持低利率,行久的通脹令香港有負實質利率,也因為近年美國實行FATCA及其他原因從中俄而湧來的熱錢,給銀行為按揭貸款市場提供了極大的流動性,促使投資者把樓市推到歷史高峰。

這種利用低廉的短期利息費用去投資在這種長期的不動產上,感覺很像當年橙郡投資在那些衍生工具的誘因,關鍵的問題是利率什麼時候開始上升吧了。

也有一些對香港樓市的看法,稍後再分享。

美匯指數(DXY)將現短期跌浪?(2)

昨晚近11時,美元指數一度衝上10天及20天平均線,迎接特朗普當選總統後第一次的記者會,然後在短短30分鐘重回之前水平。

這是反映市場是對他的演說抱著期望,希望他能解釋如何推出新的振興經濟措施,結果希望是泡湯了。剛剛在倫敦早市把美匯指數的50天平均線101.13也跌穿了,看來這個從九月開始的美元升浪要開始向下調整了,日圓或黃金白銀都可以低買了。

之前說準備在1月20日沽美元的策略可能已經有人急不及待要提早了,美股在VIX指數下調的壓力下應該開始也會緩緩上升的。

一個難忘的「橙郡」故事

Orange County 「橙郡」是一些在投行工作過的人不容易忘記的名字,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一些可能受到忽略的風險,到實際發生的時候可以造成極大的破壞。

橙郡是一個在美國加州藉藉無名的;有三百萬人口的郡市,Robert Citron是橙郡當時的財務司庫。因爲在長期低息環境下,為了追求额外回報,他巧妙地利用了財技,把投資部位槓桿擴大至高峯期的近三倍,投資回報經常較友儕高達2%。在大獲好評聲中遇着美國聯儲局在94年連續加息3厘,原值80億美元的債券資產,竟然在數月內產生了超過20億的虧損,年底前橙郡因而宣布破產了。

根據事後調查報告,他的利率收入投資組合主要有兩部份:

1)買入平均5年期定息的國庫券及一些更高收益的企業及市府債券,然後再用這些債券做抵押品去再買進更多的債券,最高峰時總組合幾達原本投放資金的3倍。當短期利率長期低企時,他會收取5年期債券及短期利率的額外息差達2厘以上,但是當息口上升的時候,將會面對債券價格下跌的風險,假設5年期債券利率上升一厘,本金虧損可以達到4%,3倍大的投資組合便變成超過10%的虧損了。

2)買入名為reverse floater的利率衍生工具,由一個簡單的方程式,5年裏都可以有大概是(12%- 2x 3 month libor)的收益,即94年加息前3m libor 3.3%,收益是5.4%,但是當同年11月加息高峯期時,3m libor 已經6%,即等於是零收入了。

投資失敗,是事後孔明,沒有計算風險回報的值博率,沒有預算worst scenario,都是很多失敗個案的主因。

這兩天看見有新聞在抬舉一個25歲月賺3萬元的地產代理年輕人,已經擁有兩層市值共仟萬的私樓,有車有樓,得到大家讚美及羨慕。他自己說是一個保守的投資者,每月收入一半會儲起云云。如果他走到我面前,我只會問他一個問題:你覺得你的投資很保守,其實你是否真正知道你的資產負債表所要面對市場的風險嗎?不知何故,突然令我聯想到神童輝一生的影子。

這幾天也看到前匯豐劉大班所講的香港樓市泡沫如果爆破會衰三十年,其實我想他並不是什麼黑心人;唱淡等入貨之流,我想他一定知道這個橙郡的故事,我真心覺得他這是肺腑之言。

明天會嘗試用上面那條令一些人又愛又恨的reverse floater 方程式,給大家分享我對現在香港地產市場的看法。

美匯指數(DXY)將現短期跌浪?

自 5Jan 指出 ,美匯指數於20天平均線下浮游了3天,今天準備出現10天跌穿20天的死亡交叉,支持位在10周101.66,這是自10月初開始的上升浪支持位,看到這一次跌破的機會轉大。

日圓及黃金等因美元強勢而之前遭到拋售的避險工具,應該可以挑戰各自的50天平均線。

次按;有毒的債券及雷曼兄弟破產…The Big Short!

toxicdebt

對上一次金融風暴,已經是07/08年的雷曼兄弟事件了。

次按危機從大概01/02年開始發酵,聯儲局因科網股爆破後連續減息至45年新低到1%,數年間次按總貸款額增長近三倍,兩房提供了樓市所需額外的流動性,沒有足夠的規管應該是主因,但是中介的一些投行及銀行的貪婪,也可能是箇中的幫兇。當樓市下調時,下滑的按揭抵押品價值令銀行例如美國匯豐,甚至Bear Stearns,CountryWide等等… 都需要作出很大撥備,甚至有銀行發生過擠提。”The Big Short” 其實係一套不錯的影片,濃縮了整個危機嘅部分主要過程,反映了當時一些投行人的生活及思維,有機會有興趣的應該看一看。

前文 (在投資銀行的工作…)曾經講過我被一個交易員介紹CDO時嚇破了膽,影響到我對這種衍生產品的抗拒,之後基本上我完全沒有再關注這個有毒產品的推廣。還記得在90年代中剛入一家美資投行時,交易員不大願意買入之前賣給客戶的這類所謂衍生產品,只解說實際內在價值很難評估。

02年在一家本地銀行工作,曾經參與一個新產品的內部會議,產品就是迷你債券的前身,曾大聲疾呼銀行不能賣給零售存戶,因為這種產品的投資收益跟風險完全不成比例;也完全沒有流動性的,算是力排眾議,這個”no”決定最後還是寫在銀行的會議紀錄內了,而他們也是其中一間之後沒有受迷你債券影響的銀行。大家應該還記得當日在花旗,中銀,星展等銀行經常聚集的的迷你債券苦主的示威群眾。

在雷曼爆煲之前幾年,有一位前老闆希望我幫他們計算這些組合價格,準備投資大概數億美元在這產品上,但被我拒絕了,因此而收少了數以百萬美元的佣金。幾年後,我見到他們在這些投資做了數以十億港元的撥備。事後很多人說我是白癡,當然我自己會有不同的想法。

由投行及信貸評級機構「合作開發」的衍生工具CDO(collateralised debt obligation)及相關的信貸連結産品,對我來說開始時是很有創意的,它給專業投資人提供了一個套戥的工具。只是,當這種概念由聰明能幹的投行產品設計員去處理分析,從上而下,逐步發展至冠以「迷你債券」之名去推銷給零售的銀行存戶等等,這下可影響深遠了。請留意,這個產品根本不是傳統債卷,這是一個假名,巧妙地利用了被給予的信貸評級,是徹頭徹尾的一個「掛羊頭賣狗肉」的產品。很早已經看到這種垃圾產品的破壞性,特別是看著這些產品不斷被擴大銷售至零售層面。每次跟友人討論這件事的時候,我都會很氣憤,慨嘆為什麼這些評級公司;投資銀行及相關監管機構等等,可以逃避到造成這麽嚴重損失的法律責任。

這個故事可能很沉悶,但是在學習投資對風險管理的範疇內,是非常重要的。下一篇我會跟大家分享一個有關「橙郡」的故事,看看怎樣我會把這個很多人可能已經忽略了的故事,會聯想到現在房地產市場存在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