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按;有毒的債券及雷曼兄弟破產…The Big Short!

toxicdebt

對上一次金融風暴,已經是07/08年的雷曼兄弟事件了。

次按危機從大概01/02年開始發酵,聯儲局因科網股爆破後連續減息至45年新低到1%,數年間次按總貸款額增長近三倍,兩房提供了樓市所需額外的流動性,沒有足夠的規管應該是主因,但是中介的一些投行及銀行的貪婪,也可能是箇中的幫兇。當樓市下調時,下滑的按揭抵押品價值令銀行例如美國匯豐,甚至Bear Stearns,CountryWide等等… 都需要作出很大撥備,甚至有銀行發生過擠提。”The Big Short” 其實係一套不錯的影片,濃縮了整個危機嘅部分主要過程,反映了當時一些投行人的生活及思維,有機會有興趣的應該看一看。

前文 (在投資銀行的工作…)曾經講過我被一個交易員介紹CDO時嚇破了膽,影響到我對這種衍生產品的抗拒,之後基本上我完全沒有再關注這個有毒產品的推廣。還記得在90年代中剛入一家美資投行時,交易員不大願意買入之前賣給客戶的這類所謂衍生產品,只解說實際內在價值很難評估。

02年在一家本地銀行工作,曾經參與一個新產品的內部會議,產品就是迷你債券的前身,曾大聲疾呼銀行不能賣給零售存戶,因為這種產品的投資收益跟風險完全不成比例;也完全沒有流動性的,算是力排眾議,這個”no”決定最後還是寫在銀行的會議紀錄內了,而他們也是其中一間之後沒有受迷你債券影響的銀行。大家應該還記得當日在花旗,中銀,星展等銀行經常聚集的的迷你債券苦主的示威群眾。

在雷曼爆煲之前幾年,有一位前老闆希望我幫他們計算這些組合價格,準備投資大概數億美元在這產品上,但被我拒絕了,因此而收少了數以百萬美元的佣金。幾年後,我見到他們在這些投資做了數以十億港元的撥備。事後很多人說我是白癡,當然我自己會有不同的想法。

由投行及信貸評級機構「合作開發」的衍生工具CDO(collateralised debt obligation)及相關的信貸連結産品,對我來說開始時是很有創意的,它給專業投資人提供了一個套戥的工具。只是,當這種概念由聰明能幹的投行產品設計員去處理分析,從上而下,逐步發展至冠以「迷你債券」之名去推銷給零售的銀行存戶等等,這下可影響深遠了。請留意,這個產品根本不是傳統債卷,這是一個假名,巧妙地利用了被給予的信貸評級,是徹頭徹尾的一個「掛羊頭賣狗肉」的產品。很早已經看到這種垃圾產品的破壞性,特別是看著這些產品不斷被擴大銷售至零售層面。每次跟友人討論這件事的時候,我都會很氣憤,慨嘆為什麼這些評級公司;投資銀行及相關監管機構等等,可以逃避到造成這麽嚴重損失的法律責任。

這個故事可能很沉悶,但是在學習投資對風險管理的範疇內,是非常重要的。下一篇我會跟大家分享一個有關「橙郡」的故事,看看怎樣我會把這個很多人可能已經忽略了的故事,會聯想到現在房地產市場存在的問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