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在投行曾經做過最大的買賣…

在投行工作多年,也有一些工作分享,有喜的;有憂的,當然也曾經食過不少大茶飯。其中一件最大滿足的,是在2008年發生。

雷曼兄弟在2008年9月15日破產,在事件發生之前,不少投行的業務已經受到1年前的次按問題而開始冰封,就在那個時候我做了一些非常巨大的買賣,現時說起也會覺得嘖嘖稱奇。

那時業務非常差,就這樣有一天跟一班日資銀行好友茶敘的時候,說起他的銀行在貨幣市場拆借不到美金,而有多餘的日圓也貸不出,因為很多銀行的相互貨幣市場額度也被風管部門暫時凍結了,大家都不知道到底其他銀行會受雷曼風暴影響有多大,短短的幾個月貨幣拆放也停頓了,而剩餘的資金只有放在自己的現金帳浪費了(沒有利息收)。

回到辦公室後,這個問題一直在我腦裏轉動,想著到底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這個相互流動性的問題呢?剛好這個時候聽到鄰枱有一個交易員在說:「美元的回報在換匯換利巿場(cross currency swap)出奇的有很高回報呀!可能是市場覺得日本銀行的風險非常高(當時三個月的掉期可以做到US$Libor + 50點子以上)」。

我馬上想到跟東京的交易員研究日本政府短期票據,然後客戶做一個換匯換利的掉期合約,賺取美元的回報的可能性,她説這額外的50點子應該可以賺得到。

跟着兩天找了兩三個好友問他們有沒有資金剩餘但找不到拆放對手的情況,以及這個收高益做法的可行性。整個做法的關鍵,就是這種「換匯換利」所需要的額度只是一般銀行貨幣拆借的1/10左右,因為風險只在到期天的交換風險。

過了幾天,朋友們陸續回答說可行。下一步就是試驗可否達到預期的回報,如是者做了幾個交易試一試操作的流程。直到2008年11月12日,重大的事情發生了。那天早上,我的好友跟我說,今天要做大買賣,要準備做好過年前的部署。我聽後非常興奮,跟我的好友說,之前跟某央行做的最高紀錄是20億美元,可以幫我破紀錄嗎?

結果是我的訂單是60億美元!!

這個數額,比較我當時香港分公司的總資產值還更大很多倍,簡直震驚整個東京交易部。之後看到08年尾這間銀行的負債表,看到政府債券部份增加了的數額,你能明白我心中的大滿足嗎?

這是徹頭徹尾的 win-win situation 呀!

我的體驗:機會是會在不知不覺間經過我們身邊,分別只在於我們能否把握罷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