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俄羅斯 update…

11月14日RSX.arcx跌破50天平均線後,迅速於21日V上突破了返回50天平均線以上,只持續了幾天,又在昨天晚上跌穿了50天平均線,這一次下跌的速度在我試算表上計算的factor惡化了,現在焦點在看寶力加通道下限於$21.55區域能否支持,周線圖預示著可能有一個更大的調整在準備發生中。

這個星期有兩件關鍵的事件對盧布及俄羅斯股市有很大影響的:

1,美國國會對稅務改革已經去到準備表決的階段,任何利好與否的發展要多加留意

2,產油國組織會議有關明年減產的事情會影響油價的波動

持有的RUSS (RSX 3x bear) 會繼續持有,等待進一步發展再決定行動。

金礦股 market update…

昨晚GDX金礦股指數又再跌穿了10天平均線,同日黃金期貨也跌穿了10天平均線,這些對交易員來說都是貴金屬的短期利淡訊號。

黃金價格應該在12月中聯儲局議息會議前,繼續預計會有加息的行動而下調,美元也已經返回10天平均線等待突破,美國國庫債券孳息繼續緩慢向上爬。

過去兩年金價也都在12月中加息後上升,有見及此,昨晚先行買進DUST.arcx (金礦股3x put) 保護持有部位,等待議息前的最後一跌。

當然大家可能也不明白,為什麼北韓發射了越洲飛彈,貴金屬市場完全沒有反應,股市昨天晚上也是先創新高後才回落。

進入12月,也是傳統股票市場粉色櫥窗的時候,今年賺不夠數字的,也不會利用餘下的幾個星期去追回數字,在市場漸漸淡靜之後,少量的買賣已可以製成不少的波動,大家要小心為上。

「大戶」名稱的由來…

在網上新聞群組,或者報紙上一些金融評論,經常聽到有人說「大戶」怎樣怎樣;大戶唱淡然後呃貨,大戶唱好然後出貨云云,又甚至說大師是「指路明燈」等等。

一些人,或者希望表現成比其他人聰明,將一些自己的主觀想法,想像出市況波動的原因,然後企圖套入「大戶的」思維去自圓其說。

看見「大摩」掛入買股票,就想像他們是看好股票的前景。其實他們是否明白,要算是大摩掛牌買入,到底這是prop trading的;其他經紀的買盤;自己客人買盤;私人銀行買盤,輪商交易盤,其他衍生工具的套戥盤等等的可能性,每一種不同的實在情況,對市場可能都有不同的啟示。

對我來說,這些人是利用了「大戶」這個名詞,去解釋一些他們現在不明白;甚至永遠也不明白的東西,套用了這個名詞之後,所有的說話也就變得合理化了。以後大家還想聽這些B S嗎?「大戶」之名可能就像「尼斯湖水怪」那般神怪,永遠也捉摸不到的呢。

我講過,投行人和羊群的思維,可能是相差很遠的,當然我不會說投行人全都是非常優秀,也有一些是濫竽充數的,或者就像那些自以為是的人,離開這些人可能會終身受惠的。

應該我不屬於這類自以為是的人吧。

温故知新之「如何摸頂」? (the end game 9)

對上兩次金融風暴,分別在2000年的科網泡沫爆破,以及2008年的雷曼爆煲事件,要判斷到底現在我們經歷的跟哪一次風暴比較接近,我會說跟科網泡沫有不少相近的地方,但是不會在這裏詳細論述。

經常跟人講風險管理不是想阻止人們發達,只是希望提出見解,啟發大家思考,去決定如何平衡風險與回報之間的關係,這可能是「知與不知」的問題,是否值得在這個循環進行新的投資選項?

讀者或者會知道,我覺得近年很多的資產類別,都已經進入「長線收割」而並非「開始新投資」的好時機。不少人也同意有些市場出現泡沫化的現象,嘗試估計頂部,又或者試圖拋空,都不容易成功。沒有水晶球,這是很難知道頂部在哪裡的。

2000年3月13號的星期一,納斯達克指數在開市之前已經下跌了四個巴仙,並且正式展開了泡沫爆破的下跌階段,指數最後在三年內的跌幅接近八成,我在等待的就是如這類大調整去一個提供領先指標。昨晚納斯達克指數的震盪,過去數天恒生指數的回調超過1000點,都是在預演了可能的「大調整」。

不錯,下一個大方向我覺得會向下的,只是不知道是否長線的頂部。從今天起,我暫時不會再考慮買入指數期貨,也不會貿然進入市場拋空指數,耐心等待我最喜歡的 Goodbye Kiss scenario,有機會再詳談。

過去很多的大調整,經常都發生在星期一或星期五,意思是說,風險在周中相對比較低。

看看如何。

This time it’s different (the end game 8)

約翰鄧普頓爵士(Sir John Templeton)是投資界很有名的「全球投資之父」,是我在學習投資上的其中一位偶像,他曾經講過:「the 4 most expensive words in investing are  ‘this time it’s different’」。

「這一次是不同的」,這句說話是近來很容易就聽到的,有專家講的;有吃飯時大家討論講的;也有一些「股神」講的,主要用來解釋一下最近為什麼股票市場;又或是虛擬貨幣市場等等的,價格向上形態,一種可能是似曾相識的「亢奮狀態」。

昨天恒生指數期貨市場在下午收市至夜期開市的10分鐘內,曾經發生了達二千點的劇烈波幅,不知道期交所是否需要研究一下發生了什麼事情。對炒期指的交易員,這是一個當頭棒喝,我看這種風險已經開始不容易管理了,離開真正大時代的日子,每天上落一二千點的波幅,應該更加接近了。

美國的感恩節即將來到,理論上股票還會緩步上升,什麼技術分析可以先放在一旁,但千萬不要夢想這種「超買的」情況可以持續很久,看看什麼時候會出現急劇的獲利情況。在這種市況下完全不鼓勵任何投機活動,持貨的獲利也無妨,新買進的只能說「祝你好運」了。

這個時候,我更喜歡鄧普頓爵士曾經講過的:”Buying when others have despaired, and selling when they are full of hope, takes fortitude”.  這句說話,其實跟智慧商祖白圭所說的:「人棄我取,人取我與」有着異曲同工之妙呢。

相反理論運用的時候,可能又更加接近了。

知與不知…

在投行工作,曾經有一個Head of Compliance這樣介紹我給他的新同事:「這人就是我們交易房百多人裏,compliance standard(合規標準)最高的交易員,他若是提出問題或建議後,你們要多加配合他的工作呀。」

對我來說,這應該算是一個讚美,意思是在法規容許的工作範圍內,我是可以在為公司謀取利潤的同時,也照顧到客戶應有的權益,而達到一個平衡的操作模式。

有時我們會懷疑行業內某些人的操守,可能只是為了業務上的利益,而忽略了法規的重要性。又或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們可能相對地需要很短的時間便可以賺到應得的金錢。

也許這些人是因為面對艱難的生活或工作壓力,對一些法規的標準選擇看不到,雖然他們可能是知道的。其實選擇知與不知,全是個人的決定,說不定選擇不知道的可能可以早點退休。你要不要?

在投資市場上的,懂得風險管理的人,風險回報的比率可能比較低。意思是他們會先衡量風險的高低,比較相關的回報,而決定是否投資某些項目。這不等於較優勝,如果他能接受的損失更大,所要求的回報也相對地會大了。

見到不少人,看似不知就裡做了一些投資決定,結果賺錢了,很是滿意的。而我也永遠不會妒忌這些人,因為我永遠不相信「好運比好波」更重要,因為他們根本不懂相關的投資風險是在那裡。

要投資,總得要有知識,有技巧,才能獲得應有的回報,這是我一向的信念。當然,人生裏沒有完全的對或錯,口袋裡的金錢數目卻是最老實的。

所以,知與不知,有時也是一個選擇來的。你會如何選擇呢?

有關投資比特幣的一些補充…

之前說過我對投資比特幣的看法:我是暫時不會考慮這個另類資產的。

但是,對一些能夠,或願意接受大波動或風險的投資者(甚至是投機者),我覺得這類資產也是可能達到一個像x factor的回報目標的。

先計算一下自己手上有的實質財產總額(總資產減去借貸),估計一個定額的%,比如說2%,投放在比特幣或相關的投資工具(不包括槓桿,只計算實際資產值),並且作出了相關的投資數額有可能「全部損失」的準備,可以是被完全偷去;又或者是某天不知何故完全沒有了價值等等,買入後盡量不要進出買賣,持有直至永遠。

這種投資策略的意義,就是如果將來一年的價格,像重複過去一年上升了10倍般的增值,你也不會感到完全沒有參與,相反地如果價格崩壞時,你也不會很難過,因為這只算是投資組合的極小部份。

聽說下個月開始,芝加哥期貨市場會推出比特幣期貨交易,想必更多人會學習到這種新的投機工具,不懂風險管理的人,看來更加危險了。

註:比特幣價格可升可跌,不懂風險管理的人奉勸切勿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