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生指數創新高了…(the end game 17)

從去年11月開始,有不少人都問我可否買入股票,因為他們都知道我覺得今年會有大跌,我已經阻止了不少人入市,又或者叫了不少人把多年前買下的「蟹貨」趁高賣掉。看來他們在這一刻都會有一些後悔,因為聽了我的建議,不能享受到今天的歷史新高指數的喜悅。

對不起。

又剛好今天午飯前,一個從來沒有買股票的親戚打電話給我,問有一個朋友給他貼士,說有一間公司有收購合併的消息,是否買得過?一家只有數億總市值;去年還在虧損;剛做完供股集資;說着有新的購併項目要人買?當然我又是這樣跟他說:跟你的朋友說你沒有興趣,如果真的想買,那就當跟我買了吧。

還記得上一次看到這種極端的情況,是在2009年3月9日,岳父打電話給我,他從來沒有在辦公時間找我,說是否應該參加匯豐的供股集資,當天匯豐收市在$33。我安慰他說:銀行非常健全,叫他安心認購可也,將來如果輸了的話由我埋單。結果當然是「相反理論」又發揮作用的時候。上文中有說,那一天可能有基金質低股價圖利,今天的上升,難保也可能有一些有心人用「客戶的錢」推高指數,然後製造一些對自己有利的部位?

記着這一天這一分鐘的周邊感覺,我非常肯定,現在我們身處於股票投資循環的「亢奮狀態」,大家都不知道為什麼股票在上升,本來「忍得住」的現在也變成「忍不住」要入市,可能只是希望大家茶餘飯後也有共同的談話內容,有份參與這個升浪,到底這種狀態可以維持多久呢?

不要盲目相信我,可以去試試自己的運氣,今天買一些股票,看看後果如何?

這種環境,絕對不是考慮投資的時候。

註:「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

我的俄羅斯經驗 (4)

剛剛看到一段新聞,說到莫斯科在剛過去的12月裏,全個月只有記錄新低的7分直接陽光照射,令我馬上想起我在莫斯科工作時,在冬天黑暗的日子。

由於莫斯科所處的緯度較香港為北,冬天的日間時間在12月大約有7小時,大概由早上9時至下午4時。莫斯科的時區較香港遲了5小時,就是說我早上8時上班,已經是香港時間下午1時了。

還記得我開始工作的時候是5月,我習慣了大概早上8時回到辦公室,跟亞洲的朋友在他們午飯後開始對話,工作完一個早上後,他們應該都準備下班了,我才開始一些其他計劃工作或者跟內部同事會議的安排。

也忘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現到在冬天上班的感覺非常差,漸漸地大概9時才上班,因為回到辦公室還差一段時間才天亮,下午4時已經天黑了。跟老闆訴苦的時候,他說我已經是很幸運的了,因為可以每個月回亞洲一個多禮拜,享受陽光的洗禮。

不是開玩笑,當我回到亞洲在客人會議室等候他們到達的時候,很多時我都喜歡走到窗邊看看,表現到像一朵太陽花般,拼命的朝着太陽方向暴曬,後來才發覺可能是因為缺乏太陽光的關係。

出差時我很喜歡跟的士司機閑談,了解一下該城市的脈搏。還記得某年到北京,那時北京有非常嚴重的霧霾,司機說衛生部準備了不少的醫療費用,預算在將來可能有因為天氣而產生的情緒病。沒有錯,想當年可能我也是這些情緒病的可能病患者,應該是我個人性格比較正面活躍,所以可以捱過這些衝擊吧。

因為當時的工作安排是我需要停留在莫斯科12至18個月,然後回港在新辦公室工作,所以決定家人留在香港。記得在周末的時候,我們都會把視像對話整天都開着,感覺就像生活在同一個房間內沒有什麼分別,相信這樣也有幫助離開情緒病的風險。

上面說的是一些生活上的困難,但在俄羅斯工作的經驗的確是非常寶貴,希望將來在一些「一帶一路」的工作上可以再利用到這些經驗吧。

註:「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

債王話美債大熊市已現…(the end game 16)

上星期比較惹人注意的言論,可能是「債王」格羅斯話美國國債的25年牛市正式玩完,因為10年期國庫券孳息率已經上破2.5%了。

格羅斯何許人?他曾經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大的債券基金PIMCO 的聯合創辦人及CIO,多年來他對債券市場的言論都是舉足輕重的。

判斷走勢,不能只觀看圖表,到底基本分析又怎樣呢?

上文提及,上周不少央行可能「會減少購債數量」的行動令市場相信長期利率會持續上升,美國聯儲局去年10月開始的「量緊」也會逐步加快,這對於供應可能會增加的債券市場,利率上升的空間是可以很多的。

同一時間,美元也在下跌,間接或直接令到不少商品包括原油,以及貴金屬價格也在上升,是不是市場也在預期通脹的機率在上升呢?而長債利率也要上升?

這個債券熊市可能不會回來,如果利息好像上次去到2000年,以及2007年的時候一樣,碰到下降通道頂部之後,見頂回落。

大家可還記得,這2年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答案是:對上兩次的金融風暴是也,當時債卷變成避險工具所以利率回落。

那麼,今次會如何,很快就會知道結果,我看不出半年吧。

註:「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

美匯指數跌破91了…

美匯指數(DXY)周五收市跌破了91,這是2014年底至今的低位,去年9月初曾經短暫觸及並反彈,因為預計啓動「量緊」而令美國債券孳息向上,並支持美元反彈至95。

12月中,討論了大半年的美國稅務改革終於通過了,市場預期經常帳赤字會上升,帶來更多的債券供應,美元下跌已經是意料中事。

剛剛過去的一周,也發生了不少令市場意料之外的事情,都是不甚利好美元的:日本央行公布了減少買債;歐洲央行公布會議紀錄預告了經濟向上,即暗示可能稍後減少買債;歐盟透露可能跟英國達成軟脫鈎協議;德國政局安定下來,全都是可以令美元下跌的消息。

另外,美國兩年期國庫券孳息已經升到2%,也是差不多10年以來的高點,會否再向上推將會是市場的焦點,因為這也是加息趨勢的指標。

去年美元的表現整體是偏弱,美國股市以至新興市場的股市一面向好,今年如果美元會持續弱勢,看看可能上升的利率能否阻止美股的升勢,也要關注商品期貨包括原油價格或者貴金屬的上升趨勢能否持續。

星期一美股休市,看看美元可以再跌到那裏。

註:「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

中國政府可能減少購買美國國債? (the end game 15)

昨天說有關外電報道的消息,今天外匯局公布這個可能是虛假消息,或是錯誤報道。對我來說,真假不必理會,也不需用陰謀論去推測箇中緣由。這個「可能不買美債」的做法,對於一個負責任的基金經理,完全正確正路。

去年10月開始的「量化緊縮」,會令美國長債孳息率漸漸上升;而在去年底所通過的稅務改革,所產生的龐大經常帳赤字,也會間接令美國債券利率上升(因為赤字會令債券供應增加);也會對美元匯率有一定的壓力。美債價格下跌而美元也跌的可能性很大,令找尋非美元的投資變成非常自然的選擇。

結果如何?長債息口可能會持續上升,因為這只是簡單的供求問題,直至買家覺得風險已經得到平衡,又或是通脹永遠不會上升。

還記得在「量寛」開始的時候,債券交易員每月都會買進一些長債,準備在聯儲局公布買入債券的時候拋出,賺取容易的錢。這支歌仔現在已經沒有了,大家可能是逐步把持有長年期的債券賣掉,騰出空間,準備新的拍賣供應。假如這兩天通脹數據惡化,拋售會更利害。

如果債券孳息繼續上升,譬如10年期債券到達三釐,又如何會影響到股市,會否出現一些股票轉債券的部署,都會是市場密切留意的。

註:「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

突發…

剛剛聽到有外電報道,中國官員表示美國國庫債券相對比較不吸引,建議放慢或停止買進新的國父債券。

消息傳出後只有5分鐘,10年期國庫債券孳息率上升5基點至2.59,標普指數下跌10點至2738,美元外匯指數下跌0.4至91.81,日圓及黃金等貴金屬順勢上升。

密切留意美國開市時,交易員如何消化此段消息。再update。

利伸:沒有因而做任何新買賣,並請確定消息真偽再進一步行動。

註:「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

恒生指數3萬1了… (the end game 14)

較歷史高位「07年大時代時候」只有不到1000點的距離。

去年12月中聯儲局加息後,跟着幾星期,環球股市牛氣沖天,也看到新聞組不少人信心十足,不停加注,也有人在買熊或睇淡,且戰且退。

雖然我去年八月中預測今年初股市會有大調整,也估計這個大調整前還有一個升浪,看來長達八年的牛市還沒有半點兒停下來的跡象。對我來說,這種亢奮的情況不覺得意外,等於之前說08年「量寛」公布後,股市急跌也是沒有馬上逆轉,也有連續幾個月的下跌一樣。試想一想作為一個基金經理,現在沒有壞消息,沒有獲利,還有流動性的,就要買,大家都不想落後。

做投資分析的,在這種市況下,叫人買也只能叫人做好風險管理,騰訊過了$440,不少人出來說跟着看$500;然後560。這是順勢的做法,信不信由你。莊家股此起彼落,內銀;內房;保險;物料股,輪流上升,大家不亦樂乎。

不少人想做英雄,嘗試「摸頂」沽期指或是買熊,不久他們會發覺又要準備止蝕的訂單。這種做法我不贊成。

12月曾經說過,跌穿50天平均線,我才會考慮在2萬8以下追沽。這種強勢市場,沒有壞消息的話,沽空的是在等死吧。

另一方面,我不是鼓勵大家現在買入股票或指數,因為在如此超買的市場,買進的話必定要做好風險管理,才可避免「贏粒糖,輸間廠」。

我會沽,但必須有「拋售訊號」出現才做。

還未到。

利申:暫時沒有任何指數期貨的長短倉。

註:「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