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怎樣看現在的股市價值?(the end game 20)

有留意到上周巴菲特曾經被問到他如何看現在股市價值的問題,他很巧妙的回答說:「價值不算貴,相對於利率情況。」(原句英文是:They are not richly valued relative to interest rates)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拋物線上升的趨勢… (the end game 19)

在過去幾個星期,不少股市或者股票都進入了一個可能叫「拋物線上升」的時期,這是典型的恐慌性「買入」或「短倉回報」的急速上升形態,通常這種形態都會發生在一個長期趨勢的最後階段,成交額也會徐徐上升。 Continue reading

我的俄羅斯經驗 (5)

在俄羅斯,握手是一種禮貌,或者說是一種禮儀。男性早上見面,朋友認識的要握,不握代表不是朋友,下班的時候也是要握手。不錯,只是男性需要握手,我没有看過女性也有握。

握手的禮儀:用右手,較高級或年長先出手,如果右手受傷,用左手握也可以,但要解釋因為受傷,否則是代表「不敬」。曾經有一次右手疑似生廯,非常痕癢(也不知是否因為經常握手,而沾染了細菌),見到一個同事時,準備出左手握,見他不爽的走開了,後來才知道可能是因為這個「左手」的原因。冬天時如果在外,也要除手套才可以握手,否則也是代表不禮貌,管你是零下三十度,這就是文化。

在俄羅斯,女性的地位,我覺得還是有待提高。二百多人的全球巿場 (global markets) 部門好像沒有女性交易員,絶大部分女生都只是負責文書工作,整個辦公大樓千多人裏,大概可以數得出只有十多個是做非文書工作的女性。

到莫斯科工作之前,曾經有考慮在莫斯科開車上班,後來知道沒有英文字的路牌,也有人警告不懂俄文根本不能跟警察或其他司機溝通,後來才作罷。之後在網上看到一些視頻,是有關在俄羅斯交通意外的錄像,看到有不少人口中所說的「戰鬥民族」的強悍表現,我覺得之前「不開車」的決定是正確的。

「戰鬥民族」是某些人對俄羅斯人的稱呼,對我來說可能是帶有一些貶意,好像他們只會懂得打架,沒有文化,這個我當然不同意。曾經去過莫斯科大學附近的電單車集會,很是宏徫,場面非常壯觀,大家很有秩序的。上周看到俄羅斯總統普京赤膊下水,我正在家打邊爐,看到也打冷震。

或者這就是他們的文化,這是全球最大國家的獨特風格,在我的眼中,這是「不卑不亢」的。

註:「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

金礦股 market update…

美元指數 DXY 前周五12號跌破 91 這個過去三年低位後,上周五初試 90 的心理關口,今周很早已經跌穿 90,昨天再跌至近88,跌勢頗急。

前天,美國財長在參加達沃斯Davos 論壇前,也透露弱美元對國家貿易有利,市場因而預期美國為可能的貿易戰在展開了序幕,對已經超賣的美元再踩多兩腳。昨天,他和特朗普分別澄清了只是短期希望弱美元,長線仍然支持「強美元」云云。

在特朗普上任之前,美國政府上下言論長期都支持「強美元」的論調,若是出來說可以考慮「弱美元」的話,交易員會有很多陰謀論的產生,猜測美國政府是否準備把超賣的市場推到更超賣,然後「打手板」:會在稍後推出貨幣措施把美元弱勢矯正。不過,我相信特朗普政府沒有這麼聰明能幹的人才,他們似乎真的是想美元持續弱勢,對美國出口商有利。

之前買入的金礦股已經有不錯的利潤,本來想準備套利,但是技術分析支持貴金屬繼續向上爬,會稍後分享為何今年會繼續推介金礦股的投資。

比較困惑的是,黃金上升的同時,日圓也是上升,但是環球股票也是在升著,到底這是’risks on’ 還是 ‘risks off’ 的市況呢?

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持續的美元弱勢會令美國通漲或通脹預期有上升的壓力,這是對貴金屬非常有利的條件。

要是市場預期多些加息,對債券市場不利,又對股市可能有負面影響,到時會否令貴金屬價格更得到支持?

拭目以待。

註:「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

「英爺」大戰「大師」之股市升定跌?

對專業投資者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有動力的升市,絕對不是沽空的時機,之前買的部位要獲利的無任歡迎,也要「賣仔莫摸頭」。

另一方面,我們也要顧及面對的大眾(有人會用「散戶」做名字),可能並不屬於所謂的專業投資者,他們可能不明白到底市場在發生什麼事情,那麼我們的言論就要小心一點了。

作為持牌人士,基金經理或者投資顧問,我們必須了解各自的對象如何解讀你的言論,從而做出相關的投資決定,不能只是依賴什麼免責條款,不會負責你任何錯誤的決定云云,就可以依自己喜歡的說法去傳遞。等於我們教導小朋友,所說的話可能都跟成年人的對話有一點調整。

兩位專家都是不少投資者的偶像,很多時我們都會看他們的表現去判斷他們在不同時候的地位,很明顯現在是吹「英爺」一方的風。

我沒有每一天都看「大師」的預測,偶爾看到他那種大聲疾呼,叫人不要入市買股票的着緊態度,激情度十足,我很有同感。

作為基金經理,假設你的投資目標是追蹤指數的回報,就是說指數上升的時候你必須買入,反之亦然。所以你也會像「英爺」一般,連續多月睇好,可能也會叫:騰訉「有買貴,冇買錯」。

在最近的YouTube節目曾經講過,這是我覺得其中的一句金融市場廢話,因為聽的人可能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100時候的騰訊和$460的騰訉,要決定買入是完全不同的客觀環境的判斷,你手上持有$100以下成本的騰訊,當然樂於繼續持有,甚至有新資金時會加注。但是,對於一個從來沒有買騰訊的人, $460的風險是否可以承受呢?

比較上,我比較喜歡郭sir的言論,在看好之時,他也會提醒投資者面對的回吐風險,免得「贏粒糖,輸間廠」。

其實多年前,跟郭sir也有一個小過節。當我的裁縫在跟我在度身的時候,郭sir衝入店子,不知就裏就跟裁縫說要怎樣怎樣,完全漠視了我這個小子的存在。我只是說了一聲:「好似我先到的。」之後,他馬上醒覺了,並說了聲對不起。

人誰無過呢?

人又何須太認真呢?

註:「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

恒生指數創新高了…(the end game 17)

從去年11月開始,有不少人都問我可否買入股票,因為他們都知道我覺得今年會有大跌,我已經阻止了不少人入市,又或者叫了不少人把多年前買下的「蟹貨」趁高賣掉。看來他們在這一刻都會有一些後悔,因為聽了我的建議,不能享受到今天的歷史新高指數的喜悅。 Continue reading

我的俄羅斯經驗 (4)

剛剛看到一段新聞,說到莫斯科在剛過去的12月裏,全個月只有記錄新低的7分鐘直接陽光照射,令我馬上想起我在莫斯科工作時,在冬天黑暗的日子。

由於莫斯科所處的緯度較香港為北,冬天的日間時間在12月大約有7小時,大概由早上9時至下午4時。莫斯科的時區較香港遲了5小時,就是說我早上8時上班,已經是香港時間下午1時了。

還記得我開始工作的時候是5月,我習慣了大概早上8時回到辦公室,跟亞洲的朋友在他們午飯後開始對話,工作完一個早上後,他們應該都準備下班了,我才開始一些其他計劃工作或者跟內部同事會議的安排。

也忘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現到在冬天上班的感覺非常差,漸漸地大概9時才上班,因為回到辦公室還差一段時間才天亮,下午4時已經天黑了。跟老闆訴苦的時候,他說我已經是很幸運的了,因為可以每個月回亞洲一個多禮拜,享受陽光的洗禮。

不是開玩笑,當我回到亞洲在客人會議室等候他們到達的時候,很多時我都喜歡走到窗邊看看,表現到像一朵太陽花般,拼命的朝着太陽方向暴曬,後來才發覺可能是因為缺乏太陽光的關係。

出差時我很喜歡跟的士司機閑談,了解一下該城市的脈搏。還記得某年到北京,那時北京有非常嚴重的霧霾,司機說衛生部準備了不少的醫療費用,預算在將來可能有因為天氣而產生的情緒病。沒有錯,想當年可能我也是這些情緒病的可能病患者,應該是我個人性格比較正面活躍,才可以捱過這些衝擊吧。

因為當時的工作安排是我需要停留在莫斯科12至18個月,然後回港在新辦公室工作,所以決定把家人留在香港。記得在周末的時候,我們都會把視像對話整天都開着,感覺就像生活在同一個房間內沒有什麼分別,相信這樣也有幫助離開情緒病的風險。

上面說的是一些生活上的困難,但在俄羅斯工作的經驗的確是非常寶貴,希望將來在一些「一帶一路」的工作上可以再用得到這些經驗吧。

註:「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

美匯指數跌破91了…

美匯指數(DXY)周五收市跌破了91,這是2014年底至今的低位,去年9月初曾經短暫觸及並反彈,因為預計啓動「量緊」而令美國債券孳息向上,並支持美元反彈至95。

12月中,討論了大半年的美國稅務改革終於通過了,市場預期經常帳赤字會上升,帶來更多的債券供應,美元下跌已經是意料中事。

剛剛過去的一周,也發生了不少令市場意料之外的事情,都是不甚利好美元的:日本央行公布了減少買債;歐洲央行公布會議紀錄預告了經濟向上,即暗示可能稍後減少買債;歐盟透露可能跟英國達成軟脫鈎協議;德國政局安定下來,全都是可以令美元下跌的消息。

另外,美國兩年期國庫券孳息已經升到2%,也是差不多10年以來的高點,會否再向上推將會是市場的焦點,因為這也是加息趨勢的指標。

去年美元的表現整體是偏弱,美國股市以至新興市場的股市一面向好,今年如果美元會持續弱勢,看看可能上升的利率能否阻止美股的升勢,也要關注商品期貨包括原油價格或者貴金屬的上升趨勢能否持續。

星期一美股休市,看看美元可以再跌到那裏。

註:「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