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俄羅斯經驗 (4)

剛剛看到一段新聞,說到莫斯科在剛過去的12月裏,全個月只有記錄新低的7分鐘直接陽光照射,令我馬上想起我在莫斯科工作時,在冬天黑暗的日子。

由於莫斯科所處的緯度較香港為北,冬天的日間時間在12月大約有7小時,大概由早上9時至下午4時。莫斯科的時區較香港遲了5小時,就是說我早上8時上班,已經是香港時間下午1時了。

還記得我開始工作的時候是5月,我習慣了大概早上8時回到辦公室,跟亞洲的朋友在他們午飯後開始對話,工作完一個早上後,他們應該都準備下班了,我才開始一些其他計劃工作或者跟內部同事會議的安排。

也忘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現到在冬天上班的感覺非常差,漸漸地大概9時才上班,因為回到辦公室還差一段時間才天亮,下午4時已經天黑了。跟老闆訴苦的時候,他說我已經是很幸運的了,因為可以每個月回亞洲一個多禮拜,享受陽光的洗禮。

不是開玩笑,當我回到亞洲在客人會議室等候他們到達的時候,很多時我都喜歡走到窗邊看看,表現到像一朵太陽花般,拼命的朝着太陽方向暴曬,後來才發覺可能是因為缺乏太陽光的關係。

出差時我很喜歡跟的士司機閑談,了解一下該城市的脈搏。還記得某年到北京,那時北京有非常嚴重的霧霾,司機說衛生部準備了不少的醫療費用,預算在將來可能有因為天氣而產生的情緒病。沒有錯,想當年可能我也是這些情緒病的可能病患者,應該是我個人性格比較正面活躍,才可以捱過這些衝擊吧。

因為當時的工作安排是我需要停留在莫斯科12至18個月,然後回港在新辦公室工作,所以決定把家人留在香港。記得在周末的時候,我們都會把視像對話整天都開着,感覺就像生活在同一個房間內沒有什麼分別,相信這樣也有幫助離開情緒病的風險。

上面說的是一些生活上的困難,但在俄羅斯工作的經驗的確是非常寶貴,希望將來在一些「一帶一路」的工作上可以再用得到這些經驗吧。

註:「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