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有滯脹的可能性嗎?(the end game 36)

星期三(14Feb) 晚公佈的每個月其中兩個最主要的經濟數據:通脹物價指數(CPI) 以及零售銷售(retail sales),反映了經濟學一個 Stagflation 「滯脹」的現象:高通脹低經濟增長的情況。

我不會說這將是一個趨勢,只是市場開始要留意的新焦點,特別是當美元很有可能會持續疲弱,若果再跌穿88這個200月平均線,下跌的速度可以是非常快。

有一點我是非常確定的,就是美國的利率,由短期至長期利率都會上升,因為通脹壓力上升;部分原因是美元的持續疲軟;預計龐大的政府消費以及「量緊」的實施,有一種孳息曲線發展形態將會出現(33集提過的):bear steepening ,孳息上升並且把曲缐拉斜,雖然這可能是一個短期現象,但是市場會留意債券孳息上升會否影響到股市的吸引性,下圖顯示股市相對債市提供的回報在急劇的收窄中,直至基金經理考慮大規模由「股」𨍭「債」。

投資市場過去多年處於一種叫 goldilocks economy 的有利投資環境:高增長;低通脹;低利率;及低失業率,是造就了這個長達近九年牛市的主要原因,如果情況逆轉,會否令股票市場造成壓力?

我不止一次說過,特朗普根本不懂得如何治理國家:總統根本不適合用Twitter;如此強勁的經濟時候還需要「稅務改革」,「保護主義」將會令美國經濟最終成為受害者;又那麼麼多的評論有關匯市及股市等等。

我寫這個題目,大家可能覺得我是多慮了,也或者是的。但我一向喜歡預估一些事情的發生,先把它放在雷達網,讓它逐步走近的時候,看看是否要在投資決策方面配合一下。看見星期三的經濟數據,忽發奇想才寫下這篇博文而已。

我可能只是比大家知多了一點點,而在這裏跟大家分享一下,這不等於我的看法一定是對,我只是希望做到「實話實說」,以及總結多年投資經驗及心得,帶給我的fans。很希望都可以啟發到你們思考,作出正確的投資決定。

我不期望很多人都聽到我的意見,聽到的,就當是一個緣份吧!

「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以及the end game之博文。

Advertisements

6 comments

  1. 9gor 你好!
    我見你有大量帖文關於美債債息,但你對美債息口上升對企業債的影響有何看法?
    如中國內好多國企/民企及地方都長期大量借貸為生,甚至早年可以「走出去」嘅企業係香港借美元或港元賺息差賺人民幣升值,美債息上升對呢啲企業影響如何?

    1. Good question 👍
      看看the end game 35集有2篇有關對中國債務及金融市場的憂慮的文章,美息上升將會令企業僓市場出現大逃亡,投資者不再貪小便宜而賣出,要再融資的企業將要付出更高昂的利息,我的燈「海航」(13及22集)將會面對很大困難。還沒有估算,那些影子銀行及財富產品的「被去摃捍行動」會有什麼影響。形勢嚴峻。

      1. 九哥,估唔到你咁夜仲會回覆,非常感謝!

        昨晚我睇完整個the end game都差不多三點,無留意到你已經回覆了所以於討論區有回應,真的不意思!

        早幾年一直心思經濟循環下,下一次香港經濟低谷必定與中國經濟爆破有必然關係;正如你講有很多事情大家都沒有正視、如國內企業負債水平、地方債問題等;但似乎美國加息週期下中國債務問題會變得更嚴峻!

        我沒有你及市場的專家們睇技術分析甚至大環境咁仔細,上年八月決定搬出自住樓轉租、於恒指一月中衝上上一次歷史高位32000當日我幸運地遇到第三個買家出價將自住樓賣出;我同太太講十年後會證明我地今天既決定正確;當然如你所說我都唔係想睇人仆街自己發達,但新買家本身似乎實力不低,對破頂買入低成數按揭好像完全無任何擔心;當然希望他們住的舒適有能力經過呢個風浪。

        如我在討論區所言,大家作為香港人預視這次經濟低谷可能比以前更痛苦、政府/市場短視只集中發展自遊行相關的服務性行業,市場逆轉下必受大打擊失業率必會上升、金融業大量借貸予國內企業甚至近年被收購的老牌港資借出以千億計給現在國內的母企、樓市有大量國內買家不管佢地以投資或洗錢心態買入;似乎時機一到如你提到明燈海航咁,必定係將海外資產拋售、而香港係幾方面都似乎要面對極大挑戰咁;作為走不了的香港人諗到都覺得好嚇人。 同埋咁多人話按屋企人既物業套錢買新一個單位,加息如真係今年超過一厘下有幾多人頂唔順呢?個個以四五百萬按揭計都多兩千每個月以上、下一個加息一厘就算唔支爆應該香港樓市都會自爆⋯

        九哥你覺得今次沖衝下香港金融體系承受得住今次既風浪嗎?

      2. 中港問題我很有意見,不過已經不想再在論壇裏詳細討論,因為會有太多人不能接受,以致又以為我「憎人富貴厭人貧」般的聲討。
        還記得某年,訪問了卸任特首董建華,他說03年香港極度危險的時候,曾經有考慮改動聯繫匯率,結果沒有。(當然我也不明白為什麼這段訪問可以出得街)。
        也是因為如此,造成了連年的負實質利率,而造成今天的超級泡沫價(對,有很多人不同意的)。
        非常不願意見到這些中港問題會發生,但是保險還是要買的。
        講多了,如果將來有機會見面,可以大家研究下。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