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災」會導致「股災」嗎?(the end game 68)

曾經在 the end game 第16集中說過:在18年1月初,當10年國債孳息上越2.5%之後、那條阻止了債息上升超過25年的阻力線,「債王話美債大熊市已現」,我也把它命名為「債災」的開始

也在「預期中的債災」中提到,現在有三個主要因素支持着長短息的上升

1) 短期國債孳息會因為今年預計的34次加息而不斷上升,現處2.30的2年債,在年底前向3%推進有很大的可能性,還未計算明年計劃中的另外三次加息

2) 「量緊」QT令長債利息升,今年第2季開始每月有300億「抽水」,預料將會有更廣泛的報道,催化利率上升,現在10年債在 2.81%,當然也要注意每月公布的通脹數字會否影響債息

3) 税改財赤增大,會增加債券供應,令預期拍賣的債券孳息率逐漸拉高,如果經濟放慢,財赤會更大,債息就會更高

因為長息上升,股票投資者會將派息率2.8%和債息比較,而可能會把股票獲利而換至債券增加收益,如果經濟前景不明朗,將會沽售更多股票。看見像可能的「貿易戰」風險,採取「高沽」獲利的行動會越來越多, 直到股市拋售超越牛熊分界的50周線,或下跌超過20%之後,股市便會進入熊市。

在股市的拋售過程中, 更多的資金會轉移到債券市場,長債息上升幅度會放慢甚至下降,孳息曲線會趨向拉平,甚至會反向,預示經濟衰退機會增高,繼續為股市提供下跌壓力。

長債息能否下跌,還需看着「通脹」也會否下跌,已經在實施的「稅改」所造成的通脹壓力會持續,甚至現在「貿易戰」的風險也會令進口價格拉高通脹。因為可能的股市下調, 而令聯儲局修正減少加息的次數,甚至拖延或剎停「量緊」,或甚至說會重啟「量寛」等等的措施改變,都是可能令通脹預期更高,債息的移動方向會有更多的不明確性。

多年的Goldilock (高增長低通脹)景象令股市和債市都運行著漫長的上升浪,會否進入另一極端的「滯脹」stagflation,即「高通脹低增長」scenario,這都是聯儲局要研究和面對的問題,可以說,這一次解決可能的「金融事件」狀況已經跟上幾次完全不同了。

我們可以參考一下, 10年債的2.5%以上是「熊市」的區域,直至更多的股市拋售而換到債券,令10年債息跌破2.5%的時候,便可救回債市的熊市。這就是之前我說的,只有「股災」才可以救「債災」的原因,這種情況其實跟2000年和2008年都一樣。

又回到問題:「債災」會導致「股災」嗎?我相信機會很大。因為上面所說的三個原因令債息持續上升,早晚有一天總會把股市拉下來,用「股災」去救「債災」,這也是我確定的「利率上升一定會令股市下降」的原因。

亦再一次重複,面對這種利率前景不明朗的投資環境,投資者可以做的是盡量減低風險,「去摃捍」,持盈保泰,等待將來更好的投資機會。

還有一個重要概念必須再次澄清:債災≠美國會違約,我完全看不到美國會違約的風險。

註:這只是一個提議,請先咨詢你的投資顧問是否合適你的風險,才作出任何買賣行動,本人恕不負責可能因為市場走勢逆轉而造成的任何損失。

「九哥話」YouTube頻道請按此收看以及the end game之博文。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