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的急升是因為日本人大手買入?

剛看到一個報道,說日本人的散戶是最近比特幣急升的一個原因(有報告指出在10月及11月的槓桿虛擬貨幣交易,用日圓做交易的大概佔了全球的40%),他們把過去在外匯市場投機的資金可能有一部分放到了比特幣的炒賣。

曾經在日本投行工作,了解到他們在日本的零售銀行及証券公司的財富管理規模非常龐大,銀行或証券公司都擁有權限去替客人決定投資項目,亦因為日本人非常遵守技術分析的指示,所以他們投進或者撤離一個市場的買賣動向,都可以對某一個市場有一定的影響。

日本經濟從89至90年的資產泡沫爆破後崩潰,而利率已經在20年前到達零息水平,日本亦是世界上其中一個儲蓄存款最多的國家,所以,客戶對投資爭取回報的慾望很強。

基於日本人民族性非常強,他們尊重長輩,會非常信賴一些大銀行及証券公司,給予他們授權去處理他們的投資,而相關的投資部門也經常帶來了不少的好回報。這些年,日本銀行及證券公司發行了很多Uridashi bond,這是一些非日圓的外幣債券,是日本人沽出日圓買進高息貨幣的工具,這些債券通常是澳元;美元;歐羅等等。在發行外幣債券的時候,幾百球外幣的買賣也可以在亞洲外匯市場掀起一些波動。

這個日本人散戶很喜歡炒賣比特幣的消息,對我來說是很震撼的,因為這不是我了解的日本人會做的事情。

將來有機會,也希望跟大家分享一下如何做好風險管理的經驗,很想可以改變不少人一聽到「孖展」便退縮的感覺。

「投資」或是「投機」?

很多人經常說自己是在「投資」,其實可能只是一種「投機」的表現。早陣子,跟已經在讀大學的女兒討論有關「投資」的事情,她的意見是「投資」根本是一種「賭博」,因為「投資」不是贏便是輸,我當然不同意。

嘗試給你一個很簡單的解釋,如果你不用每天看着你所「投資」的資產價格;股票價格的話,你是比較接近一個所謂投資者的心態。為什麼?因為投資人士著眼看着的只是長期穩定回報,例如一年有10%的增長。那麼在日中或者周中的波動,基本上不會影響投資決策的,除非破壞了上升軌道的支持,例如50天平均線,更保守的,可能會等待周收或月收的水平去判斷。

我認識不少交易員;甚至我自己還是年青的時候,都有一種習慣,就是希望在任何時間都有一些部位,不論金額大小,要算是買上或者買落的也好,享受那種可能會因為財富上升而帶來的喜悅,當然同時也有機會承受到價格下跌的憂慮,晚上可能睡得不好。

作為一個持牌人士,基本上我們都有「持有期達一個月或以上」的規定,意思是任何買進的股票,都不能在一個月內賣出,甚麼一個月內的波動都跟我們沒有關係的,因為都不能把股票賣掉。所以,買入之前會很小心考慮買入的價格。

有些人把所謂「投資」只著眼於一天或者一星期的時間,賺取5至10個巴仙的回報,這些不叫「投機」是什麼?  說到「投機」,就是說你希望享受波幅所帶給你的低買高沽機會,這也是所謂投資「即食文化」的基本。

喜歡「投機」的,比特幣期貨已經於12月11日在CBOE開始推行,下周一亦在CME開始買賣,初步按金需求是35%,徧高的按金應該把「投機」的受歡迎程度降低了不少,但相信仍有不少參與者希望享受那種,吃完飯就可以準備獲利的「即食文化」。

相對上,「投機」可能會跟「賭博」接近一些,槓桿控制得不好;計算的風險如果是投進了本金的大部份,那麼就跟我們到賭枱,買大細一般,出現了0或1的相對關係,不是贏便是輸。

買樓是一種「投資」,一個可能維持30年的長遠投資項目,買入後不會隨便移動。現在來說另外一個極端可能是:做比特幣期貨的買賣,你可能只需1分鐘便可以賣出了,跟過澳門賭大細一般,叮聲一響之後便有結果。

這是「投機」;也是很接近「賭博」的行為。

又到了星期五…

這是一個特別的星期五,一年裏最後一個「月中的」星期五,最後一次的聯儲局會議結束,投行計算花紅的日子過了,剩下的可能是基金經理希望有一個更高的投資組合價值而分取更好的「分享花紅」的時候,也就是我們所說傳統的「粉飾櫥窗」季節,股票傾向於緩慢向上的時候。

技術上,有很多指標都在10天平均線左右等待著向上或是向下的信號,包括了例如美元指數;黃金期貨;白銀期貨;恒生指數期貨;甚至標普指數期貨等等。

季節上,股票應該是向上移動的,當然星期五也會可能有的是股市下調的契機。

這不是模棱兩可,只是想說到了一年的這個時候,實在應該是冷靜下來,不要再做交易,休息一下,享受年底的節日氣氛,好好計劃明年。

不要被一些可能只需要少量買賣盤,就可以把市場快速的上落移動,而令一些短期的交易受到虧損,影響了自己過節心情吧。

快樂周末!

做紀錄的習慣…

我有喜歡做紀錄的習慣,譬如身體有少許不適,我可能不去看醫生,選擇以往用過的藥,把吃藥的記錄寫低;藥後身體反應如何;早上晚上的分別;不同階段的身體狀況;直至康復為止。另外,每日簡單的進食記錄;體重記錄;血壓紀錄;休息時間也一一存放在檔案內。跟我的醫生同學討論,他說我這樣做是過於paranoid(徧執)。當然我是不同意。

我應該算是一個很有規律的人,這可能是因為我開始工作時曾經做過一個部門,叫Organisation and Methods Dept,負責一個硏究銀行分行生產力的項目,做量度工作(work measurement) ,以及建議工作簡化(work procedure study),從而精簡銀行內每間分行所需的人手。也因為完成這個工作後,認識了我的舊老闆,毛遂自薦到他的投資部工作,展開了我過去20多年投行的工作。

可能是開始工作在銀行及是在較有規律性的部門訓練,一直以來都沿着這個主方向,令自己在受規管的範圍內去開拓空間,找尋出路或可行的方向,對我往後從事投行的工作影響很大。

在投資上,我有很多不同的spreadsheet 紀錄了在不同事件,價格反應,及一些主要技術指標的關係,對以後預估某些循環;或者一些關鍵事件的發生及後果,及對相關工作的處理非常有用。因為有這些資料,評估價格的上落也是較有根據的,而不只是單憑感覺去估up or down。

看到不少人,把自己辛苦賺來的錢,放在一些由所謂專家提供的投資項目上,實際上他根本不知內裏原因,有時很替這些人難過。

或者他們覺得只需要好運便可以了。

「大戶」名稱的由來…

在網上新聞群組,或者報紙上一些金融評論,經常聽到有人說「大戶」怎樣怎樣;大戶唱淡然後呃貨,大戶唱好然後出貨云云,又甚至說大師是「指路明燈」等等。

一些人,或者希望表現成比其他人聰明,將一些自己的主觀想法,想像出市況波動的原因,然後企圖套入「大戶的」思維去自圓其說。

看見「大摩」掛入買股票,就想像他們是看好股票的前景。其實他們是否明白,要算是大摩掛牌買入,到底這是prop trading的;其他經紀的買盤;自己客人買盤;私人銀行買盤,輪商交易盤,其他衍生工具的套戥盤等等的可能性,每一種不同的實在情況,對市場可能都有不同的啟示。

對我來說,這些人是利用了「大戶」這個名詞,去解釋一些他們現在不明白;甚至永遠也不明白的東西,套用了這個名詞之後,所有的說話也就變得合理化了。以後大家還想聽這些B S嗎?「大戶」之名可能就像「尼斯湖水怪」那般神怪,永遠也捉摸不到的呢。

我講過,投行人和羊群的思維,可能是相差很遠的,當然我不會說投行人全都是非常優秀,也有一些是濫竽充數的,或者就像那些自以為是的人,離開這些人可能會終身受惠的。

應該我不屬於這類自以為是的人吧。

知與不知…

在投行工作,曾經有一個Head of Compliance這樣介紹我給他的新同事:「這人就是我們交易房百多人裏,compliance standard(合規標準)最高的交易員,他若是提出問題或建議後,你們要多加配合他的工作呀。」

對我來說,這應該算是一個讚美,意思是在法規容許的工作範圍內,我是可以在為公司謀取利潤的同時,也照顧到客戶應有的權益,而達到一個平衡的操作模式。

有時我們會懷疑行業內某些人的操守,可能只是為了業務上的利益,而忽略了法規的重要性。又或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們可能相對地需要很短的時間便可以賺到應得的金錢。

也許這些人是因為面對艱難的生活或工作壓力,對一些法規的標準選擇看不到,雖然他們可能是知道的。其實選擇知與不知,全是個人的決定,說不定選擇不知道的可能可以早點退休。你要不要?

在投資市場上的,懂得風險管理的人,風險回報的比率可能比較低。意思是他們會先衡量風險的高低,比較相關的回報,而決定是否投資某些項目。這不等於較優勝,如果他能接受的損失更大,所要求的回報也相對地會大了。

見到不少人,看似不知就裡做了一些投資決定,結果賺錢了,很是滿意的。而我也永遠不會妒忌這些人,因為我永遠不相信「好運比好波」更重要,因為他們根本不懂相關的投資風險是在那裡。

要投資,總得要有知識,有技巧,才能獲得應有的回報,這是我一向的信念。當然,人生裏沒有完全的對或錯,口袋裡的金錢數目卻是最老實的。

所以,知與不知,有時也是一個選擇來的。你會如何選擇呢?

一個難忘的回憶…

做了這麼多年的投行,其中一個令我最難過的遭遇,就是看着一個由我親自挑選聘請的同事,經過盡心地教導他一段時間,看到他的成長,却後來因為一些内部事情離開公司了。

在內部調查的過程中,我跟管理層極力推薦應該原諒同事無心之失,大老板猶豫了一整個月,結果到最後因為不想影響自己的升遷,還是勸喻這位同事離職了。由於時間拖長了,一下子從有希望到最後還是絶望,令他變成極度失望,事後他很憤怒的離開了,很久也沒有再接我的電話。

兩年前的某天在街上偶然遇到了他,交換名片時發現他已經升官了,很替他高興。也在想,有時人的命運就是這樣:「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但是,當時看着他的背影,還是忍不住說了一聲:「對不起」。

說起他,不能不提我對台灣有一些特別的偏愛,這麼多年來,在台灣認識了不少的客戶,後來變成了朋友,很喜歡那種大家經常交換投資意見的經歷。

幾個月前曾經到過台灣南部遊玩,吃了台南跟高雄不少的小吃,又有溫體牛,自行車司機也介紹了不少地道地方給我們參考去遊玩。

最近也跟朋友說,說不定將來退休的時候也會到台灣南部住一陣子,為什麼?我跟朋友說:台灣人給我一種很溫暖的感覺,不管是自行車司機,食店的老闆,甚至是路人甲,對你發問的問題,大多都會是很詳細的,以及在他/她的笑臉中解答你。

我想,這都是我們香港人應該學習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