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哥晚報(9Apr18)

今天早上,恆指期貨又在「上日美股下跌」之後,重演的「先低後高」市況:開在301並在早市推低至299,然後輾轉挾至11點半近306,期間上證及美股皆有些微上升,但遠不及恆指之升幅,至午前及下午大部份時間在302-303盤整,等待美股開市。

今天下午三時多,有經紀報導說中國可能利用人民幣貶值作為貿易談判工具,各大指數稍微下跌,人民幣走弱,這是昨晚周報有提及的中國可以反擊的兩個工具其中之一個,今天債息也有些微向上,除了今周三四有新的供應外,不知是否也在擔心中國的可能行動。

昨晚周報說過,上週五美國公布了對俄羅斯一些商家及政府官員的制裁,今天俄股急挫超過10%,盧布也下跌超過3%,好像比我在俄羅斯工作時,第一次西方制裁的時候股市反應更劇烈。在一般投資者眼中,我相信特朗普這一個決定也是很震驚的,大家以後還有什麼可以談?(剛收到外電,俄羅斯準備報復美國上週五的制裁行動,待證實)

美國如果處理中國「貿易問題」的單方面先強悍,然後再談判一樣,會否再有強硬手段?上星期四他公布1000億關稅有一點突然,特朗普也說跟習近平是好朋友,難道他跟普京不是好朋友嗎?看到報道說,中國認為現階段談判好像是不可能了,星期五晚看似中國外交部有重要報道但後來並沒有什麼內容,相信明早10時左右的習主席在博鰲論壇的講話,應該可以影響股市方向。(也剛收到外電報道,說中國已經草擬了詳細對上週四美國1000億關稅的反報復行動,待證實)

雖然股市看似有政治風險,但避險的日圓和黃金走勢仍然疲弱,需要看到他們走強,才對股市向下壓信心較大一點。

已經沽空的,繼續遵守305日收以上作止蝕(以下午四時計)參考。

Good luck !

另外,第五集YouTube 剛完成,有關投資貴金屬及金礦股,有空可以按此收看。

註:這只是一個提議,請先咨詢你的投資顧問是否合適你的風險,才作出任何買賣行動,本人恕不負責可能因為市場走勢逆轉而造成的任何損失。另「九哥晚報」只會在blog 內考慮有需要才於晚上發放。

「九哥話」YouTube頻道請按此收看以及the end game之博文。

我的俄羅斯經驗 (5)

在俄羅斯,握手是一種禮貌,或者說是一種禮儀。男性早上見面,朋友認識的要握,不握代表不是朋友,下班的時候也是要握手。不錯,只是男性需要握手,我没有看過女性也有握。

握手的禮儀:用右手,較高級或年長先出手,如果右手受傷,用左手握也可以,但要解釋因為受傷,否則是代表「不敬」。曾經有一次右手疑似生廯,非常痕癢(也不知是否因為經常握手,而沾染了細菌),見到一個同事時,準備出左手握,見他不爽的走開了,後來才知道可能是因為這個「左手」的原因。冬天時如果在外,也要除手套才可以握手,否則也是代表不禮貌,管你是零下三十度,這就是文化。

在俄羅斯,女性的地位,我覺得還是有待提高。二百多人的全球巿場 (global markets) 部門好像沒有女性交易員,絶大部分女生都只是負責文書工作,整個辦公大樓千多人裏,大概可以數得出只有十多個是做非文書工作的女性。

到莫斯科工作之前,曾經有考慮在莫斯科開車上班,後來知道沒有英文字的路牌,也有人警告不懂俄文根本不能跟警察或其他司機溝通,後來才作罷。之後在網上看到一些視頻,是有關在俄羅斯交通意外的錄像,看到有不少人口中所說的「戰鬥民族」的強悍表現,我覺得之前「不開車」的決定是正確的。

「戰鬥民族」是某些人對俄羅斯人的稱呼,對我來說可能是帶有一些貶意,好像他們只會懂得打架,沒有文化,這個我當然不同意。曾經去過莫斯科大學附近的電單車集會,很是宏徫,場面非常壯觀,大家很有秩序的。上周看到俄羅斯總統普京赤膊下水,我正在家打邊爐,看到也打冷震。

或者這就是他們的文化,這是全球最大國家的獨特風格,在我的眼中,這是「不卑不亢」的。

註:「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

我的俄羅斯經驗 (4)

剛剛看到一段新聞,說到莫斯科在剛過去的12月裏,全個月只有記錄新低的7分鐘直接陽光照射,令我馬上想起我在莫斯科工作時,在冬天黑暗的日子。

由於莫斯科所處的緯度較香港為北,冬天的日間時間在12月大約有7小時,大概由早上9時至下午4時。莫斯科的時區較香港遲了5小時,就是說我早上8時上班,已經是香港時間下午1時了。

還記得我開始工作的時候是5月,我習慣了大概早上8時回到辦公室,跟亞洲的朋友在他們午飯後開始對話,工作完一個早上後,他們應該都準備下班了,我才開始一些其他計劃工作或者跟內部同事會議的安排。

也忘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現到在冬天上班的感覺非常差,漸漸地大概9時才上班,因為回到辦公室還差一段時間才天亮,下午4時已經天黑了。跟老闆訴苦的時候,他說我已經是很幸運的了,因為可以每個月回亞洲一個多禮拜,享受陽光的洗禮。

不是開玩笑,當我回到亞洲在客人會議室等候他們到達的時候,很多時我都喜歡走到窗邊看看,表現到像一朵太陽花般,拼命的朝着太陽方向暴曬,後來才發覺可能是因為缺乏太陽光的關係。

出差時我很喜歡跟的士司機閑談,了解一下該城市的脈搏。還記得某年到北京,那時北京有非常嚴重的霧霾,司機說衛生部準備了不少的醫療費用,預算在將來可能有因為天氣而產生的情緒病。沒有錯,想當年可能我也是這些情緒病的可能病患者,應該是我個人性格比較正面活躍,才可以捱過這些衝擊吧。

因為當時的工作安排是我需要停留在莫斯科12至18個月,然後回港在新辦公室工作,所以決定把家人留在香港。記得在周末的時候,我們都會把視像對話整天都開着,感覺就像生活在同一個房間內沒有什麼分別,相信這樣也有幫助離開情緒病的風險。

上面說的是一些生活上的困難,但在俄羅斯工作的經驗的確是非常寶貴,希望將來在一些「一帶一路」的工作上可以再用得到這些經驗吧。

註:「九哥話」YouTube 頻道已經啟播了,請按此收看。

「九哥話」YouTube 頻道啟播了…

經過多月籌備,解決了不少的操作問題,「九哥話」的YouTube頻道終於啟播了。

我會更多利用這個頻道去解釋一些較為複雜的金融投資問題,希望大家更容易了解。

九哥話YouTube頻道

歡迎大家提出任何有關投資的疑問,我會嘗試盡我所知一一解答。

謝謝收看。😊

投資俄羅斯 update…

11月14日RSX.arcx跌破50天平均線後,迅速於21日V上突破了返回50天平均線以上,只持續了幾天,又在昨天晚上跌穿了50天平均線,這一次下跌的速度在我試算表上計算的factor惡化了,現在焦點在看寶力加通道下限於$21.55區域能否支持,周線圖預示著可能有一個更大的調整在準備發生中。

這個星期有兩件關鍵的事件對盧布及俄羅斯股市有很大影響的:

1,美國國會對稅務改革已經去到準備表決的階段,任何利好與否的發展要多加留意

2,產油國組織會議有關明年減產的事情會影響油價的波動

持有的RUSS (RSX 3x bear) 會繼續持有,等待進一步發展再決定行動。

投資俄羅斯 update…

之前10月24日曾經提到,俄羅斯股票可能有下調壓力,在11月4日曾經跌穿50天平均線後,第二天又失而復得。但是,昨天俄羅斯RSX及RUSL又跌穿50天平均線了。

這一次,連原油期貨也跌穿了10天平均線,也是在剛剛公佈的原油期貨COT之後,長倉是今年新高,意指原油下調的機會是增大。俄羅斯盧布也突破了60,這些都是令俄羅斯股票加速下跌的部分原因。

在我試算表中的factor預估價格有機會進一步下跌,不要忘記上一次升穿50天平均單已經是七月的事情,這個下跌趨勢可以運行數個月。

那麼說,這個可能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便宜的股票市場,可以再等一段時間才有更便宜的價錢買進。再update。

利申:已經買入了一些RUSS (即3倍RSX熊) 作投機用。

投資俄羅斯update…

RSX (俄羅斯股票ETF ) 從六月中開始的上升浪,經過10月初數次衝擊寶力加通道上限失敗後,這幾天輾轉下破了10天以及20天平均線,現價已經非常接近寶力加通道下限,以及50天平均線了。

預計發展情況會跟今年二月下跌浪相近,50天平均線下破後會加速向下,再找尋下一次升浪的買入機會。

試算表中的factor在惡化中,也預示了RSX的較大機會的下行方向。暫時買入了一些RUSS (即3倍RSX熊) 作投機用。

再update。

我的俄羅斯經驗 (3)

不只是工作,也說一下生活瑣事。

剛到莫斯科的時候,先住在銀行提供的服務式住宅,步行到辦公室大概10多分鐘,每天上班都看到克里姆林宮的正門,很是宏偉。因為已經熟習了附近的環境,一個月後自己也租了在附近的房子,是用網頁找租房子的選擇,看圖片覺得合適後,約好睇過滿意,就成交了。簽了一紙俄文加英文的租約也不知道是什麼來的,過後證明我是很幸運地遇到一個好的業主。簽完租約後,她甚至開車送我到IKEA買必須的日用品,然後送我回家,安頓好一切後才離開。之後的日子,她也在我每一次出差回香港的時候跟我清潔房子,我放下清潔費用加每個月的租金。這個溫暖的經驗,跟我之前準備interview時對俄羅斯人的感覺剛好是另外一面。

年29飛回家準備過年,準備上機時被引領到坐接駁巴士的地方(大多時候是由閘口直接引領入機艙),當時身上只有一件fleece另加一條小頸巾,經歷著近零下30度的低溫,落了巴士急歩走上到機艙的樓梯,看着快要進入溫暖的機艙時,突然人們的步伐停頓了,想必是有人在把行李放入機艙內。告訴你,那1分鐘背後吹起寒冷刺骨的西北風,好像直接穿透了我的身體,感覺上好像沒有穿衣服似的,真的差點涷死人。當人群再度移動的時候,那種喜悅是難以用言語去描繪的。

在莫斯科上班,早期曾經歷過兩次不好的遭遇:

1)被小偷打荷包,只損失了一些現金,信用卡和身份証大概在10秒後由一個小妹妹送回給我。2)在街上行著時,前面有三個人成品字排開,中間一個把錢包掉到地上,左邊一個叫我執,右邊一個停下來叫我拿passport,情急智生,我突然跳出馬路邊把一輛的士截停了,那班人知道事敗就走了。

自從這兩件事發生後,我也不敢在晚上獨自出外了。

開始在莫斯科工作的時候,在家裏用電話跟電腦的時候,都好像比在香港的時反應比較慢了,後來跟同事閑聊的時候,他們說講不定因為我是從香港來工作被監聽了,可能是因為國家安全嘛。當然在那邊我是永遠不會碰到任何有關政治的東西,也免得惹麻煩。

在俄羅斯,最開心的是和家人在八月時遊覽了聖彼得堡,是從莫斯科坐火車過去的,那兩天僱用了一台車,有司機帶我們去遊覽了春宮夏宮冬宮等名勝,品嚐在Ginza Project 各種餐廳的美食。俄羅斯的夏天非常美麗,基本上藍天一片,很難找到白雲,跟冬天時候灰白色成極大對比。還記得當年11月回香港的時候,在等待客戶開會的時,我的頭就像太陽花一樣在找尋著太陽方向。在那邊,冬天太短暫時間的日光,很容易會令人患有抑鬱症狀。

這是14年4月步行上班時的景象。

我的俄羅斯經驗 (2)

上文講到我問自己,是否真的要來這種地方工作嗎?

之後聽獵頭公司說,經過數輪篩選,從超過20多人中挑選了兩個,經過倫敦老闆親自飛到香港面試後,最後選擇了我,然後再到莫斯科見大老闆後拍板。過程中我運用了一些非常有效的interview準備及技巧,以後有機會的時候再跟大家share。

要移居到莫斯科工作,是一個非常艱巨的決定。當時工作的需要,是要短暫移居至莫斯科1218個月,跟內部十多個部門聯繫,研究把這些業務逐步安放在計劃中的亞洲(香港)分行。因為這個只是短暫的移居,所以決定把家人留在香港,大概每個月回家一次並順道探訪中港台的客戶。

其中兩個最大的誘因去接受這個挑戰:1)銀行仍然有很非常可觀的盈利,確定可以提供我應得的花紅。 2)這種俄羅斯經驗非常難得,如果成功的話可能會終身受用。

還記得收到聘書的時候,老闆說可以每六個星期回香港一次,順道探望家庭及客戶,但是太太說四星期是她的極限,如果老闆不能接受就只有拉到,倫敦老闆聽後馬上答應了。但後來發覺這種一個月的工作循環:一星期見客,一星期見客後的follow up,一星期計劃下一次出差行程,一星期辦理手上工作及出差的準備,非常緊迫,令身體出現了不少小問題。

經過了個多月的熟習環境,大概知道主要的發展方向,帶著有用的資訊向有投資俄羅斯及周邊地區的客戶敲門。在銀行裏,我認識很多權威人士,其中一個是定期向總統提供經濟建議的重量級人物,傳說央行行長人選也是由他去推薦云云。帶著他去見客戶,我是覺得很有地位的,要了解怎樣投資俄羅斯,誰比他的説話更有權威?

工作期間,認識了很多高智慧的俄羅斯人。他們現在可能沒有的,是我們所擁有的國際經驗及視野,他日市場開放,必定有非常可觀的成長。想一想前蘇聯的國人,比美國人還更早把人造衞星送上太空,他們的知識和技術,都是不容忽略的。

在我的工作範圍內,我發覺俄羅斯是充滿活力的,是一個很適合投資及發展的好地方,近年它也是「一帶一路」發展的其中一個選擇地點。當然不鼓勵年青人隻身到那邊,因為言語不通沒有前途,一定要先有一些聯繫,才有機會發展。我相信它的發展潛力不下於亞洲其他地方,包括香港。

這也是一個我會密切留意投資的地方,好像世界最大的天然氣公司Gazprom,平均P/E只是三倍多,派息比率經常達7%或以上。當然俄羅斯的政治風險非常高,我的信心只是因為了解了他們的系統操作而產生的,可以理解不會有太多人有信心投資,因為根本沒有人介紹過。(註:這並不是投資建議)

我想我這種有信心的感覺,跟幾十年前英國人那麼有信心在香港投資一樣,因為他們都見過高增長的過程,及增長後的可能的經濟成果。你們可知道俄羅斯的最低工資月薪現在只是200美元以下嗎?

在俄羅斯工作,我也學習了他們的歷史,包括前蘇聯及之後瓦解的過程,又經歷了俄羅斯和烏克蘭如何交惡的經過,令我想到現在香港和大陸的一些矛盾,也是擁有相同的特性。這是政治問題,我是有一些想法的,但不會在這裏討論了。

這些年,跟朋友或客人談起俄羅斯的時候,大家都很有興趣聽我的所見所聞,有機會是很希望可以跟大家分享的。還記得開始在俄羅斯工作時,每一次都花了很多時間跟朋友或客人分享我的俄羅斯經驗,都忘記了會面的原來目的,非常搞笑。

在俄羅斯工作的日子,最値得令我懷念的,一定是我的老闆跟我在派花紅時的一席話,他說:「你可知道,我從來沒有派過花紅給一位員工,是倍數於他對銀行帶來的收入,你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嗎?」

我當然明白。

我的俄羅斯經驗 (1)

之前曾經講過,我在俄羅斯工作了一段時間,負責幫助國家最大的銀行開拓亞洲的業務,並且協助他們在亞洲設立分行,作為銀行向東發展的第一步。

回想當年,第一天獵頭找我說可會考慮到俄羅斯工作時,我還是一臉茫然,心想這是什麼地方來。當時我對俄羅斯的認識,只停留在認識KGB的年代。

這家俄羅斯最大的國家銀行, 2013年的時候,market cap 排名在世界前20大,它擁有全國45%的客戶存款,三份一的總貸款,實際息差(net interest margin) 超過4%,基本上沒有開拓國外業務的需要,因為那時香港的實際息差只有1.x%。很難想像到他們竟然有勇氣去擴展至亞洲,也就是因為他們這般保守,他們最初只是計劃聘請一個人去開拓全亞洲的業務,以此作為一個試點。

整個聘請的過程非常冗長,從第一天獵頭的接觸至正式收到聘請信是超過了五個月的時間。獵頭公司在雪梨,我的直屬老闆在倫敦,大老闆在莫斯科,交換的文件需要中文英文俄文翻譯;經過電話面試;Skype interview;倫敦老闆在香港面試;最後是隻身飛到莫斯科作一個全日的面試。

說起這次面試的經驗,也是令我畢生難忘:從第1分鐘踏上那部俄航客機開始,只有機長準備起機前說了一段英文,再也沒有聽到英文了,至落機之後,服務員聽到我說英文也走開了。飛機到達的機場,是莫斯科三大機場其中一個,是俄航的主場機場,也是說非常的本地化。那時國泰一周也有三班航班飛到另外一個比較國際化的機場。去到海關時,看不到英文指示,因為全是俄文,那便跟人排隊吧。

400人的航班,我開始排隊的時候大概少於100人在前,結果當我去到準備過關時,不知何故只剩下大概10人,包括一名日本人。我只隱約見到俄羅斯人那種水銀瀉地式的排隊方法,似曾相識。好不容易花了超過1小時過關了,在外面等我的的士司機很不耐煩,可能因為入機場停車場只有免費30分鐘等候,出停車場的時候停車卡沒有反應,他便乾脆用車撞斷桅杆自行離開,然後在不少積雪的道路上飛馳,大概一個小時後到了我下榻的酒店。

還記得那天晚上,安頓好一切後我坐在床上,認真的問自己:我真的要來到這種地方工作嗎?

心想戰鬥民族的文化真不容易了解。

(待續)